岩井松花

这里大概是杂物间。懒癌晚期。

本丸日常【三】

四月的雨似乎压制了太阳,一直下个不停。
放眼望去,可以看到本丸走廊上的一片盛况——一排排的衣架子上挂满了刀男们的衣服,像极了一排排的几帐,仿佛后面随时会有位华服公主以纤纤素手掀开帐子的一角。
这时,“几帐”轻轻摆了摆,一只黑白相间的尾巴甩了出来,又甩回去,乐此不疲。
“踏踏踏…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传来,由远及近。
信浓从本丸的一角闪出,怀里环抱着鸣狐的围脖,啊不,小狐狸,神色慌张。他看到眼前的一排排衣服,停下来警惕地环视一周后迅速冲进去。他蹲下看怀中一脸懵逼的小狐狸,左手依旧保持抱着的动作,右手迅速往小狐狸头上摸去,很满足地摸了个够!露出了得逞的笑容。
这时,信浓发现了旁边正在打闹的五只小白虎,手一松,小狐狸一个翻身从他的左手中跳出来。但信浓完全不在意,因为他已经找到了更有爱的东西。他向小白虎靠近,小白虎也不理睬,继续玩耍。
信浓试探性地搔了搔其中一只白虎的下巴,看它不抗拒,直接抱起,挠了肚子,又挠挠头,再抓起其中一只前爪,按了按,欣喜若狂道:“呵呵呵…果然还是喵星人的爪子最有爱,呵呵呵…”
“唰”一声响,信浓抬头看,眼前的拉门打开后站着五虎退。
而五虎退拉开门就看见忽然抬头的信浓,一脸诡异笑意地信浓,他猛地打了个寒颤。
“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五虎退带着哭腔喊了出来,顺便捞起了四只小老虎跑开,喊完还摔了一跤,衣架和衣服全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来。
本丸的众人跑过来,看到整个走廊一片狼藉,层层叠叠的衣服中间有东西在动。
光忠先是喊了出来“卧槽谁把晒好的衣服都弄倒了!!!!”;青江“噗嗤”笑出来;力力力则是哈哈大笑;堀川站在兼桑前面;一期像老母鸡一样护住几把栗口田短刀,药研、厚和乱站在一期前面,呈三角之势;江雪念起来退魔咒,宗三抱住了小夜;安定和萤丸抽出了刀,一副应战的模样;清光和三条家老油条在一旁观战;次郎抱着太郎装作一脸“怕怕”;大咖喱装作不好奇的样子,等等,神色百态。而鹤丸和长谷部一前一后一个欣喜一个担忧地走过去。
鹤丸掀开衣服发现是信浓,长谷部掀开是五虎退,不远处有几只小老虎钻出来。
搞懂一切后的大家明白了一件事——信浓喜欢毛绒绒的动物,很喜欢。即便如此,之后五虎退每次见到信浓还是一脸警惕。
光忠轻轻敲了信浓的头,让他帮忙收拾衣服。信浓捡起衣服,抬头目及远处正在被短刀簇拥下离开的一期,正好与一期回望的目光相对,一期一脸“我懂”的表情,。
于是,作为引起骚乱和给五虎退造成阴影惩罚,这个星期小老虎的伙食由信浓准备。对于信浓来说,也不知道这是惩罚还是鼓励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如既往的ooc,几个月前南风天被虐成狗,早就想写了,结果一直拖到挖到了信浓还没写,今天突然想起来,就写完它,可是和最初设想已经相差甚远。
看着乐乐就好。

评论

热度(4)